关闭
登录账号:
登录密码:
验证码:
看不清?点击更换
宽带运营商困局:成本压缩空间少 或学铁塔模式
http://www.ccidcom.com 通信产业网_中国通信第一产经门户 2015-05-19 06:57 官方微博

  运营商在努力节省成本。但经过多年的人力成本控制、设备集采淘汰,运营商的人力成本、设备成本都已经没有多少压缩空间。而随着用户量的增长,大范围的“提速降价”,带来的负担更胜以往。

 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“运营商降资费”两度成为国家战略话题。

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后在今年4月14日的一季度经济座谈会、5月1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两次提出降低网费和流量费。工信部也先后两次明确要求运营商提速降价,工信部副部长尚冰还在最近的讲话中提出了2015-2017年的分阶段目标。

  其后,三大运营商纷纷响应。中国移动推出了10元可获得1GB夜间流量,并且计划推出“50元2G”的流量卡,中国联通则下调20M、50M、100M固定宽带价格,年收费分别降低300、900、1300元。而中国电信则大幅下调其100M带宽价格,从3000元左右下调至2000元以内。同时计划今年年底单位宽带价格下降35%左右。三大运营商均表示将落实国家提速降费要求,中国联通提出五项措施、中国电信启动十大举措、中国移动公布了“八大措施降资费,四大工程提网速”。

 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提速降价。至2011年以来,工信部多次出台政策指引运营商进行宽带普及提速工作。但是,大规模宽带普及提速,需要5-7年甚至更久的投资回报周期,这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,尤其当2014年三大运营商全面遭遇“收入、利润下滑”。

  巨大的投入

  2012年的两会期间,一批电信行业代表提出“启动宽带中国战略,驱动宽带提速”的提案,同时,工信部也启动了持续至今的“宽带普及提速工程”,号召运营商“提速不提价”。2012年中期,国务院成立宽带中国战略小组。其后宽带中国战略于2013年8月问世。

  中国电信副总经理张继平曾在2014移动互联网国际研讨会上指出,2010年至2014年初,中国电信仅宽带资本投入累计超过1000亿元。这期间,中国电信在全国推动浩大的“宽带中国 光网城市”工程,实施光纤宽带改造工程。

  根据财报统计,2010-2014年,中国电信用于宽带建设的支出分别为276亿元、321亿元、365.5亿元、330亿元、263亿元,总计1655.5亿元,而在此之前,中国电信每年宽带支出不超过200亿,相当于五年来中国电信宽带支出增加了50%。

  2010-2014年,中国电信宽带用户从不足5346万左右增长至1.07亿,用户数翻倍。但是,其宽带收入仅从541亿增长至734亿,仅增长193亿元,增幅35%。需要指出,中国电信宽带ARPU(每用户每月收入)值从2009年底的80.3元降低至2014年底的59.1元,缩水11.2元,相当于用户使用宽带价格降低了27%。5年时间,中国电信投入1655亿元仅换来193亿元的收入增长。

  此外,移动网络情况与有线宽带类似,中国手机流量资费水平降幅超过60%。以中国联通为例,其3G业务ARPU值从2009年的141元降低至2014年的63元,降幅56%,而移动网络的投资还要远高于有线宽带。而中国移动每年投资数千亿元建设的4G业务,也面临资费迅速下降的问题。

  电信基础设施建设都面临投资回报周期极长的问题,尤其在农村、西部地区的投资几乎注定亏损。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曾在公开场合表示:“东部地区投资,需要5年回收。中部地区需要7-11年,而西部地区、边远地区,则不可能盈利。”

  承担“提速降价”使命的运营商本质上还是以盈利为基础的企业。同时,作为上市公司,运营商要为股东负责,作为国资委考核的央企,运营商每年都有一定的利润增长指标。

  在2012年底的一次海外资本会议上,欧洲分析师质疑中国电信光纤宽带的回报率,当时,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只能表示:“中国电信将削减一些回报率较低的项目。”其后,在一次集团内部会议,王晓初明确要求:减少或者停止中西部、农村地区的宽带项目,集中建设投资收益比较高的城市。2013年、2014年,中国电信持续缩减宽带投资。

  如今,国务院、工信部再次重申“提速降价”。2014年,收入、利润全面下滑的三大运营商,将如何承担?

  如何降低成本?

  2010年至今,运营商高层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上述困境。并提出,国家应该出台战略资金补贴运营商。在宽带中国战略讨论期间,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透露,工信部曾就战略资金问题多次与财政部协商,但提议均被否决。

  2013年8月落地的《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中》,国务院明确提出将出台“普遍服务基金”。2014年9月,一位中国通信信息研究院(原工信部电信研究院)人士曾透露,“普遍服务基金很快会落地”,但时至今日,基金仍杳无音讯。

  运营商在努力节省成本。但经过多年的人力成本控制、设备集采淘汰,运营商的人力成本、设备成本都已经没有多少压缩空间。而随着用户量的增长,大范围的“提速降价”,带来的负担更胜以往。

  “现在的办法是合并三大运营商的同类项,把无线、宽带基础设施都统一到一个网络公司,由网络公司负责绝大部分基础网络建设,这样可以避免三家运营商的重复投资,规避恶性竞争。”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电信专家指出:“给该公司制定极低的盈利要求,运营商不再负责基础设施建设,而是向网络公司租赁设施,提供电信业务。”此外,政府应该设立普遍服务基金,并给出明确的发展路线。

  事实上,国家在电信业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似乎也是朝着这一方向演进。比如,成立铁塔公司统筹电信业铁塔建设。一位铁塔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:“通过避免重复建设、提高资源利用率,2015年全年,铁塔公司帮电信行业节省的建设成本肯定超过400亿元,而今后每年的节省的建设成本至少会达到500亿元。”除此之外,运营商还可以节省折旧成本、运维费用的资本开支,并降低无线业务成本,达到降低资费的目的。根据目前铁塔的定位,国家要求铁塔公司每年的毛利率控制在5-10%之间,通过这种方式降低电信业务成本。

  “宽带业务也可以尝试铁塔模式。”一位参与全球主流运营商宽带建设的设备商人士告诉记者:“在英国、新加坡,当地宽带基础设施由第三方公司建设,并且向所有运营商提供公平接入,既降低了宽带成本,又促进了开放竞争。”目前,英国、新加坡宽带速率在全球排名前列。不过,该人士也补充道:“这种模式,需要强势监管,否则会形成新的垄断。”

  网业分离?

  事实上,电信业多年来一直在讨论类似的“网业分离”,但由于此前对于基础网络设施定位不明,这一方案无从落地。2013年8月1日,国务院印发《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及实施方案》,首次将通信基础设施明确为“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”,让这一方案有的放矢。

  除成立铁塔公司之外,工信部还开放了“移动通信转售”、“民营宽带市场”等政策,鼓励民营企业向运营商租赁基础网络,开展电信业务。探索独立于网络之外的业务模式,以及完善监管策略。

  事实上,成立统一网络公司,还可以消除互联互通障碍,为互联网企业大幅降低带宽成本。2011年底优酷土豆集团总裁刘德乐曾公开表示:“中国视频企业的带宽成本,是美国同行的四倍。”这一方面是因为视频公司租赁带宽价格相对较高,“由于电信、联通的互联互通障碍,互联网公司必须购买双份的带宽,以保障三大运营商用户在访问其内容时的体验,否则会出现严重的网络延迟。”

  2014年,优酷土豆带宽成本2.7亿元,占其季度营收的22%,由于视频分辨率提升,带宽成本比例还在不断提升。

  而一位原腾讯高级工程师也曾告诉记者:“如果能够统一骨干网,腾讯可以节省一半的带宽成本、一半的服务器成本。”2014年,腾讯带宽成本支出为42.55亿,相比2013年增加了12亿。(编辑 卢爱芳 辛苑薇)

    【欢迎关注通信产业网官方微信(微信号:通信产业网)】
    作者:陈宝亮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    责任编辑:晓燕
    版权声明:凡来源标注有“通信产业报”或“通信产业网”字样的文章,凡标注有“通信产业网”或者“www.ccidcom.com”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通信产业报社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摘编等用于商业用途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“通信产业网”。
    网友评论: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表情:
    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发表
    合作伙伴: